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-在线投注

你在火车上或者长途车上遇到过哪些刺激的事?

2019-09-25 作者:社会频道   |   浏览(85)

问:你在火车上或者长途车上遇到过哪些刺激的事?

08年大雪时候,春节前,我从天津回南京,坐的临客,原本10小时车程,开了19小时,买的硬卧票,谁知道安排的软卧车厢,同车厢四个人,一女三男,另外两个男的到德州就下车了,我下铺,隔壁女的也是下铺,二十出头,很漂亮,身材非常好,她手里拿的是四千多的三星手机,当年也没这么多手机软件玩,我买了一堆杂志,隔壁女孩问我借杂志,两人聊开了,她说是东北人,在常州一家公司做销售,我感觉她说谎,涂脂抹粉打扮的太风尘了,不像销售,像Ktv的,我开了句什么玩笑,她还坐我床边上来嬉皮笑脸打我一下,我反过来捏她一下大腿也没多大反应,我想着晚上该有好事发生了,.......天黑了我迷迷糊糊睡了一觉,梦里面闻到什么怪怪的味道感觉很好闻,眼睛睁开一看,隔壁的女的在抽烟,冒出来的味道绝对不是烟味,我明白了,她在吸毒,这时候她裹着被子整个白白的背露在外面,朝我笑,背上好大一块纹身,说哥要不要抽烟,我说不要,烟抽完了,还和我说车厢好冷,我说上铺有被子我帮你拿,她冷冷的说不用,她自己拿,我也对她不敢有兴趣了,别有什么艾滋病咋滴,一夜无话,天亮了有一句没一句地搭了几句话,也下火车了。

2001年刚过完年,我乘坐k262次火车去郑州上学,这趟车似乎是到上海的,我上车坐下后我旁边坐着一个小姐姐,大概19.20岁那样,粉红色羽绒服,黑色紧身裤,很是干净利落,似乎是和她父亲一起,她父亲在对面睡觉,我上车时大概夜里9点多吧,小姐姐用余光扫了我一眼后,继续发呆,硬座,本人坐火车也不瞌睡,那时也没有手机,从包里拿了一本杂志消磨时光,我也内向,不爱和别人搭讪,过了一会,那个小姐姐突然用普通话问我到哪里,我说郑州,小姐姐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郑州啊,我路过过,很城市的城市,高楼林立。我说只好说是呀,没什么特别的,那时对郑州也不熟。我问她你到哪里?她说青岛,我说是海滨城市,青岛啤酒,她笑了笑,有很好看的酒窝,说海尔你知道吗?我说知道做家电的,就这样我们眉飞色舞地聊着,偶尔相视一笑,感觉好美,聊着聊着都困了,她头一歪挨着我的肩膀,似乎睡着了,我十分清楚地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,我不敢动,只能用余光看着她的长发,我不动也看不到她的脸庞,往下看看到她的手放在她的膝盖上,那是一双什么样的手呀,白里透红,宛若无骨,我突然邪恶了……我大着胆子,用我的左手背去轻轻地碰了一下,我却明显感到她身体一震,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似乎有些慌乱,捋了捋头发,脸红了,也不说话,趴在那个小桌子上似乎是睡了,我也不知所措,很慌乱,装着看杂志一路,一直到我下车,我看了她一眼,他也在看着我,张了张嘴,没说话……我也彷徨地下了车,祝你开心!

与其说刺激,还不如说尴尬。然而,我的那次经历,只要你坐过长途车,8成会碰到过!

关注旅游大咖Base,与你分享最有趣的旅途故事。


旅途上坐长途车,是经常会出现的情况,尤其是在西部地区旅行时,长途车更是家常便饭,天天有。而令我我印象最深的,要数2007年到甘南川北旅游的那次。

先来说说那次计划的旅行线路,我是从兰州出发,沿途游览临夏、夏河拉卜楞寺、甘加草原、郎木寺、桑科草原,再进入川北地区,游览若尔盖草原、唐克黄河第一湾、瓦切塔林,途经汶川,最后以成都作为终点。这条从甘南到川北的路线,本来旅途就十分长,加上11年前,当时西部旅游条件还不先进,尤其是公共交通条件。而时为刚参加工作不久小白领的我,也只能选择最便宜的公交方式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囧途就开始了……

那是从兰州往夏河方向行进的一段。这些前往小城的长途车,当年只有破旧的三十多座中巴运营。破路+破车,使得原来只有二百多公里的距离,要6-7小时车程。而这么个时间内,大多数人都会碰到人有三急的情况。当然,我也不例外……

本来这种事也没啥特别的,但碰巧那天有点特殊。先来说说车上乘客的构成。也不知是不是早年在西部,女孩都不多出门。当天的车上,有9成是大叔和大伯,车上女乘客算上我就只有3人。另外2位,都是当地大妈。那就是说,当时娇滴滴的小女子,只有我一个了。

大概在车行3~4小时后,我就有点内急的需要了。忍了半小时,看司机没有任何停下来歇息的趋势,我就忍不住了,凑到司机旁问他,什么时候能有休息点。(在东部,长途客运车大概4小时左右停下来歇一会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啊!)司机满口不纯正普通话,沟通了半天,让坐在中间往前的所有大叔都知道我的需求后,他才弄明白我的意思。他告诉我,最近有点特殊,修路(大概是修路,他的话我是只能明白50%)改道,大概十几公里后才有休息点。

好吧,十几公里,那很快就能到了,回座位等等……

半小时后,十几公里还没走完,我再去问司机。回答是,很快了,还有几公里……

几公里,的确很快,再回座位等等……

然后,又半个小时过去了,那几公里还没走完。如此往复,从我有尿意到终于停车休息,已经过去1.5小时。到达歇息点的时候,我也实在激动得(其实是憋出来的)浑身发抖了。好不容易冲到公路边(其实像条乡道)的小屋,在那边大叔的指点下,往大概是女厕的方向拐了进去。

到了里面,我傻眼了!好不风光啊,完全没门、没遮挡,完全可以一边如厕,一边监视路人的动静了。当时女厕所里没其他人,我还怀疑是不是搞错地方了。后来,车上那2位大妈也进来了,并且安之若泰地小解起来……好吧,我也只能欣然接受。

在西部旅游,其实从前也试过大巴在中间,男左女右地解决。但是这种情况一般都自己带个伞作为遮挡,像这次这么囧,还之前还真没遇到过。只是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了,唯有被迫接受。而那次也给后来的旅程留下了“心理恐惧”,路上不敢喝水,宁愿渴也必须忍着,因为实在害怕再碰上之前的囧况了。

虽然10多年前的公路条件不如理想,路上也有这样的囧况,但是说句题外话,这一路的风光真是美啊,让人终身难忘。

其实女生出门长途旅游,确实要比男生遇到更多的麻烦;因为是女生,特有的、在长途车上的囧况也实在可以写成书了。另外比较“刺激”的一次,是从昆明往大理的火车上,半夜爬起来、摸黑去洗手间洗牛仔裤,想想也是一头汗。


你也有这样的“长途车”碰上“人有三急”的经历吗?

今天就先分享到这,关注我,会有更多旅途趣事跟你分享喔!

2003年时,我在上海游玩后坐火车回家,先坐火车到武汉中转。在上海站的大厅,看到一个女孩子很漂亮,她身边有个男的给她提着行李,看样子是她男朋友。后来进站时,发现她在我前面,原来是坐的同一趟车,当时心里挺高兴。走到车厢处,她竟然和我是同一节车厢,她男友送完站就走了。当我走进去找座位,一看更吃惊了,她的位置就在我旁边。当时真的有点小激动。火车开动后,一聊天,知道她是钟祥人,在上海上班,这次是回老家玩几天。一路上,相谈甚欢,她不停请我吃零食,我也把吃的喝的全拿出来,晚上的时候,她靠我肩膀上睡着了,我心里很紧张,但我一路都是端坐着,那时候特别单纯和胆小。她后来问我联系方式,我以前在武汉用的手机号已经停用了,就把我老头的手机号留给了她,告诉她打电话就说找我就行了。下火车后,她先去汉阳的亲戚家,我去了洪山我同学那儿。当时我自己有手机号就好了,唉!

2012年从哈尔滨坐火车去广州,买的卧铺,我在上铺。下铺是一个挺文静的女孩,身材娇小,相貌清秀,虽然不是特别惊艳那种女孩子,但是特别耐看。女孩虽然挺瘦的,但是该凸的凸,绝不含糊,身材曲线挺美的。

上车后大家天南地北侃了一会,女孩就是静静听着,也不怎么说话。

睡到下半夜,我醒了,起来小解。从上铺下来,我坐到下铺的床边穿鞋,突然感觉屁股湿漉漉的,还闻到一股淡淡的尿骚味。顺着车厢内昏暗的灯光,我发现床上一片湿漉漉的,很明显,女孩睡觉时尿床了!

这么大的人了,睡觉还尿床,真让人哭笑不得。

在咣啷咣啷的火车声中,女孩睡的正香,丝毫没查觉自己的不雅行为,车厢内弥漫着淡淡的尿骚味。当时天快亮了,万一别的乘客起床发现了,让这女孩脸往哪搁呢?多羞人啊!

怎么办?怎么办!我当机立断,拿起保温杯,在床上有尿渍的地方洒了一遍水。一是稀释尿味,二是给她找个台阶下。

然后,我摇醒她。她睡眼惺忪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我指着床上的水迹,带着歉意说不小心把水给洒了,不好意思!

女孩好像明白了什么,脸刷的就红了。过了几个小时,到了长沙站,她下车了。临下车前,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。

我从车窗里往外望,目送着她拖着行李箱,消失在人流之中…

火车上碰见过一对夫妻。那一次确实是十分刺激。

我买的短程,只有三个站。那对夫妻坐在我隔壁。前面5、6个小孩都是跟他们俩的。

丈夫泡了几杯泡面在火车上吃,居然拜托车里的人一个个传给他们的孩子。

轮到他自己的时候,叉子没了,他从包里掏出一包鸡爪,把鸡爪当筷子用。他的泡面还是辣的老坛酸菜!那场面!跟泡脚似的。

那大哥还一边吃一边跟我聊天。豪爽得很。

火车一直行驶,他们就一直在吃。到了中间站,一对母子上车,跟乘务员反应自己的位置被占了,敢情那对夫妻还是坐了一路别人的位置!

自己的经历不是很搞笑,但是是真人真事。大哥吃着老坛酸菜泡脚确实很刺激!

记得有一次坐火车我买的是中铺,上车的时候简单看了一下车厢的邻居,能引起我注意的是我对面下铺的女生,长的很漂亮也很有气质,我闲着没事就多看见几眼,看上去挺高冷,想着一会去搭讪一下,毕竟这长途的火车呆久了很无聊,但是过了一会儿,不知道从哪个车厢来了一个男生,大汗淋漓累的不行,好像是跑过来的,直奔这个女生去了,原来他俩是情侣,这男的也挺有特点,穿着嘻哈风格,还烫个脏辫。现在的女生都喜欢这样风格的男生吗?于是他俩就腻在了一起,搂搂抱抱的,还接吻,然后男的坐着女的躺在他的身上盖着被子,在那腻歪着,各种小动作大白天的也不背人了,现在这年轻人都太有活力了,看不下去的我就睡了一觉,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俩也已经下车了。

谢邀,提这个问题的人,一定是遇到过刺激的事情,才会有如此一问。而且,我想,很多回答,我不用看,都会是跟男女有关的,很遗憾告知,我没遇到过,如果要换一个说法,你在火车上,或者长途汽车上遇到哪些奇葩事,倒是有。

9年前,从乌鲁木齐坐长途汽车去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参加同学的婚礼,汽车是上下铺,可以躺着睡觉,我后面是一个男的,脚就放在我脑袋位置,他的脚,是真的臭,而且,夜间打呼噜特别厉害,整个车上地动山摇,一车人,一晚上没睡好,甚至还有女的在说,谁的脚那么臭啊?可以想象,把他的脚放到我脑袋跟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了。

另外,也是差不多情况,去年报团去伊犁旅游,坐在后面的是两个东北男的,8月份,天气热,两个男的,一上车就把鞋子、袜子脱了,那个臭气熏天啊,满车都是那种脚臭,我们家孩子受不了,就不断喊:“谁的脚那么臭啊”,但人家没当一回事,假装没听到,最后无奈,在服务区停车期间,我只好悄悄跟导游说,让提醒下,导游最后虽然也提醒了,好了一阵,过一会,人家继续脱鞋子、袜子,一路上,被熏了四天,吃饭都没胃口。

99年我从金华坐火车去深圳打工,中途到鹰潭站还要转车。那一次,我也是人生第一次坐火车,兴奋得很,望着窗外的风景,心里对广东的憧憬让我睡不着觉。

我本是买了张无座的票,只记得那趟车是“上海 ——南昌”的。从金华到鹰潭一路都有空位,于是我幸运地坐着硬座(其实也有皮海绵的),时而打瞌睡,时而看风景;饿了吃点母亲特意给我带上的麻糖;渴了喝着家里灌来的开水,还算惬意!

可是车子一到鹰潭就要转车了,我赶紧扛起行李拼了命地往车下挤,来到站台上跨过中心隔离带随着人流就跑起来。我也不知道去深圳的火车到底停在哪里,反正总有人也是去深圳的,跟着跑就是了。

跑到一列火车跟前,左右顾盼,呀!好长的火车,两头都看不到头。乘务员就站在车厢门下面迎接旅客。我连忙迎上去问,“阿姨,这火车到深圳吗?”

“眼睛不知道看啊!”

我也不管什么就要往上挤,结果被乘务员使劲一拉,我往后一倒,一个趔趄滚了下来。

“票拿过来,没票还要上车?”

我掏了掏口袋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票不见了。这下可好,没有车票就不让上车,这可咋办啊?就这样,我翻遍了行李的外口袋都没有找到票。等到其他有票的乘客都上了车,眼巴巴看着乘务员上车了,就在她即将关门的一刹那,我用挑行李的木棍用力砸向了车门。

我近乎疯了,不知道哪来的暴力思想,就觉得这趟火车不应该丢下我这个曾经买过票人,我想砸碎整个火车。我怒吼着,“开门!让我上车……”

那个乘务员不理我,我怀疑她已经走了。于是我又跑到下一个车门口,刚好乘务员要关门,我大喊:“等我……”

那个胖乘务员骂骂咧咧叫我赶紧上车,这时火车的轮子已经开始转动了。

“等下记得补票啊!”我抱着行李往车厢挤去,完全没有管她说什么。可是整列火车真就没有一个空位,我只有把行李搬到两节车厢搭界处。想不到这个地方也是人满为患。

我刚想把行李放在一个空缺处,但是边上一位彪形大汉对我两眼一瞪,顿时,我的内心没了底。打是肯定打不过他的,我只有起身再去寻找下一个空一点的搭界处。

又往前走了两节车厢,才算看到一处只有一个穿着花格子的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没想到他看到我就伸手过来接我的行李。可是他那句:“来这里!”那声调,那口吻,那语气,那音阶十足的姑娘声音。可是他的体型、面孔与其的声音产生了巨大的反差,让我一时惊呆了。

“阿弟,你去深圳打工?”

我点了点头。他整了整他的一个包袱,把它铺平拉我靠着他坐了下去,其实,那种“娘娘腔”我是十分厌恶的。

车外的天色渐暗,乘客吃完饭之后都沉浸在喇叭发出的音乐声里。车轮和铁轨发出忽而沉闷的“咔嚓”声,我靠在车厢壁上昏昏欲睡。

“查票,请出示一下车票!”

一位男乘务员沿着车厢按从南到北的顺序查过来,我的心一下子收缩了一下。哎!真是倒霉的事!把票给弄丢了!可是我又是不愿意再重新补票的。一个是舍不得再花钱;二个是我的钱被母亲缝在贴肉的衬衫里面了,外口袋所剩无几,不够买一张车票的钱。我下定决心干耗着。

等到查票的过来,我就装聋作哑,他用带白手套的手掂了掂我的下巴,“嘿!车票有没有买?没买的话,补票!”

我闷不吭声。其实我是想辩解来着,但是,我总觉得我拿不出实证,没有一点说服力,最后的结局就是既被呵斥又要补票。 乘警来了,要把我带走。我贴着车厢壁像吸铁石一般不肯起身,乘警就过来扯我。

“我的票丢了!”说出这几个字,眼泪已经止不住滚落下来。

“没有票,补张票吧!这是规矩。”

谁不知道坐车买票天经地义的事,可是我就感觉我不欠国家的,我是正义的,同时我又是软弱的。

“我给他补票!”

“娘娘腔”掏出一张50元的纸币交给那个乘务员,乘警这才走开了。票补了,纠纷结束了。我抬头看了看那位恩人,尽管他的腔调令我犯呕,可是看在他出手相救的份上,我朝他微笑了一下。

“阿弟,你是浙江过来的吧?”

“嗯,我是浙江的。”

“哦!听说过,你们那里应该很美吧!”

“是的,可是我们山区还是很贫穷。”

经过一番交谈,我才知道他是江西弋阳的,已经去深圳打工十几年了。慢慢的,我放下戒心,把他当成了一位刚认识的好友。我把所有好吃的都掏出来给他吃,我感激他。等我去厕所掏出钱后,我打算还他。母亲告诉我不能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。

当我把车票钱还给他时,他拒绝了。我拗不过他的坚持也就放弃了归还。 那天夜里,整节车厢的旅客都沉睡了,我也睡着了。

不知不觉中,我的下身被一只手无情的蹂躏着,还有他那让人毛骨悚然地呻吟声…… 我尖叫一声,跳了起来,抱着行李就逃跑了。

直到现在我无法去回忆那种场景,我碰上了一位“半雌雄”,我碰上了一位“同性恋”,之所以,我现在一遇上“娘娘腔”之类的人我就十分厌恶,一点好感都没有。

我总觉得,这些人是不正常的,是让人怜悯的,我无法帮助他们,我只能远离他们。

想想这些年乘过的火车,要说记忆最深或最刺激神经的是遭遇火车上的重大交通事故,看到了寒风中躺倒了很多的遇难者,是我记忆中最恐怖的一幕。

(网上图片,与此车祸无关)

那是1993年1月31日,那是个星期天,我一大早从家里出来,天是黑的,大约才4点不到,然后走了一公里去乘公共汽车,再去火车站,想坐由赤峰开往大连的77次特快旅客列车去沈阳。

这时刚刚过了春节,车站上很多返程的人拥挤一团,仗着自己年轻硬是挤上了火车,而在阜新车站那天还有很多人没有挤上来,我虽然挤上了火车,但别说座位,就是站着都不能转身,如果两脚不着地完全可以悬空,这是我坐的最拥挤的一次火车。

很快我就觉得自己有点晕晕乎乎,不是很舒服,似晕车又似恍惚,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,内心暗暗叫不好,后悔自己这个时候去沈阳了。其实我是同一个卖俄罗斯相机的小贩约好,去买镜头的,那时沈阳五爱市场有一角买俄罗斯商品,星期日还能遇到俄罗斯人直接交易。

浑浑噩噩过了一个多小时,发现外面的天渐渐的亮了,自己算一下距离,应该走了一多半,再有一个小时就该到了。就在这时猛地车身震动,“砰”的一下子,好像撞到了什么,我以为撞了大石头,但火车吱吱叫着开始刹车,滑行一段距离后慢慢的停了下来。

车上的人不知道怎么了?拥挤着满是疑惑的互相询问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火车上的广播也没有说明,就这样猜疑着等待,天渐渐的亮了。

大约过了四五十分钟,突然外面围上来大批的警察和武警,警车还有救护车,这才知道是火车撞了大客车,肯定是伤亡的。

我坐的是第一节车厢,已经距离肇事地点很远了,看不到什么,逐渐有消息传来,死了很多人......

又过了很久,火车开始往后行驶,非常的缓慢,原来是火车头已经脱轨了。这时才觉得非常后怕,如果火车颠覆,这段铁路路基很高,有差不多一房高,掉下去会怎么样?我可是在第一节车厢啊,风险太大了。(网上图片,与此车祸无关)

很快退回到肇事的附近,现场非常凌乱,行李、衣物,还有遇难者的尸体,两侧都是,散落在大约百米长的范围内,虽然是寒冬,但很多人的衣服都被扯掉了,甚至是四肢不全了。

火车上的人一片寂静,全部都睁大眼睛望着窗外,没有人说话,但不时发出“啊......啊......"近乎心惊胆战的惊呼,现场太残忍,一个接一个,几十人啊,25年后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,惨不忍睹。

一些公安人员正在给遇难者拍照登记,写纸卡然后压在身体上,由于是冬季这里的风沙大,很多尘土将遇难者身上身下的血水盖住了,但白色的肉体四处散落着,衣服没有了。还有一些孩子的书包与作业本,风中吹动着。

火车的车厢被慢慢的牵引到了下一站等候,这一段铁轨要全部拔掉换成新的,结果一等就是七八个小时,这期间火车上不仅没有任何的食品和水供应,随车小贩甚至开始涨价卖东西,这就别说了,车里的人没有情绪,没人计较,都默默回味刚才的悲惨一幕,这时才体会生命的脆弱,活着真好。(网上图片,与此车祸无关)

等铁轨重新铺好,换了车头再开往沈阳,在前面的高台山车站看到了原来的车头,前脸已经憋了,而撞上的大客车基本碎了,是在一处无人看守的道口,火车正面撞上要过道口的大客车侧面(时速95公里),结果将大客车整体撞碎了,火车头几乎是骑着大客车的底盘推行了500米才停住,所以铁轨全部不能再用了。

这是我写此稿时找到的一些官方资料:1993年1月31日7时30分,由赤峰开往大连的77次特快旅客列车,运行到高新线罗家站至高台山站间2千米26米无人看守道口处,与辽宁省新民县新民镇个体大客车相撞,造成65人死亡,4人重伤,5人轻伤的特大路外伤亡事故。(网上图片,与此车祸无关)

下午三点到沈阳,下车找一个小饭店,想吃点东西,还要了一瓶啤酒,但怎么也吃不下,虽然很饿,而就是无法摆脱现场的恐怖,一次看到这么些缺胳膊少腿的遇难者尸体,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啊。手抖、牙也抖,眼前都是看到的惨状,还是恐惧。

马上买返程车票回家,到家里才知道刚刚电视里播放了车祸的新闻,家里人知道我在这这辆车上,正在担心的中,我敲门了,最惊喜的是她们。

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社会频道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你在火车上或者长途车上遇到过哪些刺激的事?

关键词: 长途车 火车 哪些 刺激